邹颉龙/面对新冠肺炎重症,谁能做出「苏菲的选择」?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2日10:17:56 评论 85 1293字阅读4分18秒

邹颉龙/面对新冠肺炎重症,谁能做出「苏菲的选择」?
有些新冠肺炎患者死前陪伴在侧的不是家人,而是医护人员。 欧新社

新冠肺炎全球肆虐,先是中国大陆,接着是欧洲、美国……造成惨痛伤亡。大量生命垂危的重症患者急需呼吸器,究竟要给哪些人呢?有人得到续命的机会,等不到的患者则可能挣扎着呼吸,直到最后一口气……这是怎样可怕的情景!决定谁能活,谁必须死,何等沉重?多少医护人员在镜头前哭泣,面对病毒与死亡,人类原来这么无力。

一位美国记者在採访义大利医院时提到:「这是苏菲的选择。」

什么是「苏菲的选择」?这不是一部电影吗?

《苏菲的选择》(台湾上映时片名:「苏菲亚的选择」,英语:Sophie's Choice)是1982年由梅莉.史翠普主演的电影,并获得金球奖影后和奥斯卡影后。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来自南方年轻的作家北上纽约写作并寻找灵感,在租屋处认识一对情侣:纳森与苏菲,三人结成好友。纳森和苏菲行径怪异又情感强烈,有时风和日丽,有时却是残酷毁灭,生死威胁的冲突,年轻作家夹在中间,无疑是经历龙捲风般情感的风暴。

苏菲似乎有一段无法触及的痛苦往事,让她无法像正常人享受亲密的爱情。剧情抽丝剥茧地揭露苏菲的过去:她在二战时被送进犹太人集中营,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正面临着无可避免的毁灭。一个军官看上苏菲的美貌,要她以身体换取生命,不过同时开出条件:两个孩子只能选择一个活命。在极短的时间,苏菲必须做出选择──她让儿子留在身边,眼睁睁看着年仅四、五岁的女儿抱着布娃娃,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被纳粹军人带往焚化炉……那一刻,苏菲崩溃了。

苏菲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苏菲的选择」是她内心最沉痛的记忆,巨变之下,两个孩子都面临死亡,如果只能救一个,该如何选择?在医疗资源不足的状况下,医疗人员不得已也要做出选择,例如在战争时、在天灾巨变大量伤患出现时,检伤人员分类的原则是:先救治状况严重,但有可能存活的病患。最常用的检伤分类法为「START」(Simple Triage Rapid Treatment),在极短时间内评估其呼吸、循环、意识将伤患分类,挂上不同颜色的牌子 。

红色牌:需立即治疗(第一优先)

黄色牌:延后治疗,状况虽严重,但可以稍微等待。

绿色牌:可行走,轻伤患者。

黑色牌:死亡,或预期即将死亡。

我们一生当中,面对无数的选择。电影中「苏菲的选择」不仅是在集中营面对孩子的生死,也在于爱情:是温柔细腻的年轻作家?或是具有毁灭性格的恐怖情人纳森?她选择了恐怖情人,步向可预知的死亡。或许这正是她要的──作为第一个选择所付出的代价。

上帝赐予人选择的自由意志,圣经哥林多前书说:「什么事都可以做,但不都有益处。」面对生活,我们已经有太多命定的无奈。在能选择的时候,还是需要静下心,凭着信心与祷告,做出最好的决定。

在笔者写稿之时,全球已有超过12万人因新冠肺炎失去生命。疫情如战争残酷惨烈,许多人失去至亲挚爱。台湾在政府与人民携手同心抗疫下相对稳定。我们要向所有在第一线防疫的人们致敬,但愿疫情早日平息,医疗人员永远不需要面对「苏菲的选择」。(本文关于「大量伤患检伤分类法」部分,承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急诊部余绍华主治医师阅稿,谨此致谢)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2日10:17:56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