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罹癌?方季惟当红之际被问:要赚钱还是冷冻?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1832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4日09:24:39 评论 70 2849字阅读9分29秒

我们的生活样式,就像一幅油画,从近看,看不出所以然来,要欣赏它的美,就非站远一点不可。—叔本华

一九九二年,声势如日中天的方季惟才拍完《赌侠II—上海滩赌圣》,有一天,她偶然看到自己的喉咙,怎么好像凸了一小块,用手摸一摸,有点硬,像是脖子里凸出一个喉结。

方季惟坦言,当时她每天都忙着跑通告和表演,「休息」对她来说,是个奢望。

累到罹癌?方季惟当红之际被问:要赚钱还是冷冻?
《岁月酿的柠檬红茶:快乐小孩方季惟将时光化做美好祝福,写给终将成为大人的你》 图/天下生活提供

除了她自己想要把握住每一个能够赚钱的机会,也有唱片公司对她的要求。方季惟不但要为自己的唱片跑通告,还要负责带公司里的新人,忙起来的话,一天跑十个以上的通告都可能。她的疲于奔命,一度连唱片公司跟着跑通告的宣传人员都病倒了,希望公司能让方季惟放几天假,让她们都能好好休息保养。

「想要放假吗?可以啊,妳想要放一年还是两年?」唱片公司高层这么回覆。

一心想要赚钱还债,方季惟眼见公司的态度强硬,深怕遭到冷冻,拖着疲累的身躯和强装开朗的笑脸,继续接下一个又一个通告。

但是喉咙上的小喉结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一天一天长大,肉眼就可以明显看到。

方季惟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医,医生初判她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甲状腺异常,先开了药,请她先吃药再观察看看。

这一次,吃药似乎有效,她的喉咙肿块渐渐变小了。

方季惟眼看喉咙随着药效恢复原样,以为没事了,又继续过着没日没夜的生活。

但在不经意间,方季惟发现小肿瘤又开始蠢动,更令她担心的是,这一次比上次来得更大,只得再次就诊。但这次医生心底有数了,立刻安排她做穿刺切片,嘱咐她要多休息。

「公司已经帮我接下了在美国的巡迴演唱,我哪有时间可以休息,」即便满心惶恐又不安,她依旧得不到休息的机会,再度踏上跨海作秀的长途旅程。

其实出发前往美国前,她已经接获医院通知,切片结果百分之九十是滤泡癌,怕她因为穿刺而有转移风险,希望她尽快开刀,没想到她还是得先完成美国表演行程。但人在远方异乡的方季惟,其实已经乱了方寸,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插翅也难飞离困局。

累到罹癌?方季惟当红之际被问:要赚钱还是冷冻?
切除了大部分甲状腺的歌手方季惟出院。 图/本报系资料照片

方季惟从小就跟着妈妈进庙拜佛,要好的堂姊佛缘深厚出家后,方季惟也随着堂姊学习佛法皈依。就在心乱如麻的当下,她突然想要临时抱佛脚,赶紧打电话问堂姊「我身体不好,出了状况,我该念什么经?」

堂姊不慌不忙地安抚她,「你就专心念大悲咒吧。」

为了让自己心安,方季惟开始诚心诵唸经文,心里一面也不断盘算着:「家里债还没还完,我却生病了,爸妈怎么办?」在得知生病过后,她的思绪再怎么样都萦绕在父母身上,就怕爸妈会失去持家的依靠,又要过得辛苦。

怨苍天变了心(词:何厚华 曲:徐嘉良)

本是云该化作雨,投入海的胸襟

却含着泪水,任孤独的飘零

本是属于我的你,同把人生看尽

却无缘再聚,怨苍天变了心

我还能唱歌吗?

生与死不在我们的手上。但是生与死之间的历程,需要我们去塑造、锻鍊与培育。 ——《薄伽梵歌》

好不容易终于完成巡演回到台湾,方季惟立刻赶赴医院。她不死心地告诉医生,由于她这几天诚心持咒,感觉肿块好像有变小了些,「会不会不是癌症?」她不死心地问医生。

医院为了谨慎起见,再安排一次穿刺,但结果出炉后医生直言,「就是滤泡癌,而且你的肿瘤黏在声带,我们建议一定要赶快切除,」硬生生戳破她虚幻的小小期望。

看到方季惟担忧的神情,医生很有信心地说,「像你这样的状况,国外有同样的案例,」打包票会小心帮她开刀,让方季惟术后可以继续唱歌。这个保证,彷彿强心针,让她决定面对癌症,动手术切除肿瘤。

在此同时,医生也建议方季惟保持低调,因为她的高知名度,如果罹病消息曝光,可能会造成她自己以及院方更多压力。对于这一点,方季惟完全同意。

从得知罹癌的身心煎熬到果断接受手术,所有决定与选择都是方季惟独力完成,除了公司少数人知情,她绝口不提身体正面临重要关头,没有惊扰任何家人,就怕爸妈会着急忧心。

甲状腺癌多好发于年轻族群,由于初期没有明显症状,容易被轻忽。根据统计,罹病患者以四十岁前的族群居多,女性较男性比例高出四倍。有家族病史、颈部曾暴露辐射、碘过多及不足、生活压力及环境中的汙染源也是可能因素。

原发性甲状腺癌分为乳突癌、滤泡癌、髓质癌、淋巴瘤和分化不良癌,其中大部分病人数以乳突癌、滤泡癌所佔比例较高。手术通常是治疗甲状腺癌的第一步,以儘量切除癌组织为主。方季惟的病况属滤泡癌,手术需切除肿瘤及百分之八十的甲状腺,并且终生吃甲状腺素。

那一年,方季惟只有二十五岁。曾经备受老天眷顾的开心女孩,一步步跌入深谷。

累到罹癌?方季惟当红之际被问:要赚钱还是冷冻?
1992年,方季惟罹患甲状腺癌,因病情恶化在台大医院进行开刀手术治疗。图为方季惟开刀后,转入加护病房,并且由妈妈陪伴直到清醒。 图/本报系资料照片

声势暴跌、状况接二连三 生命大转弯

就在方季惟自以为低调,準备住院接受手术的同时,她突然接到公司通知,请她去录个节目,理由是怕她手术后伤到声音,也许会变得沙哑,要是术后没办法再唱歌,不如先把最美好的声音录下来。本来说录个十五分钟就好,结果录了整个下午。

她回想,那时其实已经很不舒服,耳鸣到几乎听不到声音。她就像拖着自己的躯壳唱歌,上节目听人摆布,自己几乎已经无感。当时她原本已经要住院了,为了节目硬是跟医院请假,医生嘱咐她,半夜十二点前一定要回院。

「我一进到摄影棚发现,哇,好多人唷,怎么看到我都在哭,我又没跟他们讲我怎么了,我只跟公司提过。还有人看到我就要我加油……,」但现场忙着赶录,方季惟也没有时间多问什么。结束后的当天深夜,方季惟就住进医院,準备第二天早上进行手术。

令她错愕的是,清晨才四点多,院方就急忙跑来告诉她,「不行,媒体已经在门口排队了,开刀消息曝光了。」结果原定上午才要动手术,这下时程整个往前提早,方季惟就这么匆忙被推进手术室。

就在方季惟进入麻醉无意识状态与肿瘤搏斗的时候,阳明山上一处聚集着登山客泡茶聊天的凉亭,发生了一阵骚动。

「你女儿不是在开刀,你们两个老的怎么还在这里喝茶?」

「你在说什么?我女儿是方季惟,她跟我们说今天去桃园唱歌录影啊。」方季惟的爸爸还老神在在地回答。

「你们没看报纸喔?你女儿今天在医院开刀,是癌症耶。」

原来方季惟就怕父母担心,所以即使进了手术室,都守口如瓶,没有对家人透露任何讯息。甚至前一天还特别跟父母说,自己隔天在桃园录影,「报纸上面如果写我怎样,你们都不要相信。」

但是友人拿出当天报纸,只见上面大大的字体印着:「潜伏两年的甲状腺肿瘤恶化,方季惟今天手术」,再加上横标:她可能无法再唱歌了。

撰述记者描述,「这两天之中,方季惟曾一直思索一个问题,『如果不能唱歌了,我活着还为什么?』后来她想过了,『如果我痛苦,所有爱护我的人会更痛苦。如果我能坚强,大家也会和我一样的坚强面对现实。』所以方季惟决定以平常心,来克服她此生中最大的难关。」

方季惟的爸爸和妈妈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看了报纸才惊觉事情不妙,急忙下山赶赴医院。两位老人家一路上忧心忡忡,不知道这下还能再见到女儿吗?

累到罹癌?方季惟当红之际被问:要赚钱还是冷冻?
方季惟单身不怕孤单,只想活出自我。 图/陈柏亨 摄影

【熟龄精选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4日09:24:3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