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季惟演唱会「空两位」,带天上爸妈来听唱歌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4日09:24:49 评论 135 2842字阅读9分28秒

「从小我就觉得妈妈好漂亮,」方季惟秀出照片,原来她的秀丽五官其来有自。曾拿下选美比赛第二名的妈妈,经人介绍原本以为嫁进好门,后来才发现夫家重男轻女,生下方季惟这个女孩子,竟被夫家刻意冷落,又惨遇倒债承受压力,明明不是自己欠下的债务,却得出面向债主道歉协商,再加上方季惟爸爸年轻时风流爱玩,让妈妈总是焦躁忧愁,心情郁闷。

方季惟演唱会「空两位」,带天上爸妈来听唱歌
《岁月酿的柠檬红茶:快乐小孩方季惟将时光化做美好祝福,写给终将成为大人的你》 图/天下生活提供

尤其人们常说「老小」,说的就是人年龄越长,个性越孩子气。方季惟说,自己很难不受到情绪感染,尤其看着母亲心情起起落落,血压更没有正常过,担心紧张忙送医院,「妈妈所有毛病却又瞬间都好了。」

方季惟发现,爸爸离世后,妈妈有时对着墙壁说话,「我想她在对我爸爸聊天。」家人这时候也才发现,妈妈的个性变得更易怒,「本来我们也想,是不是因为妈妈这么多年一直在隐忍,爸爸走了之后她不再忍,所以脾气才有改变。」

但是妈妈言行上的变化却已经不容忽视,「她就是什么都能怀疑、很害怕,同样的话一直讲,有时讲话用词又重又直接,家人就会生气嫌她烦。」父亲离世后六年,她带着妈妈就医,才发现其实妈妈已是重度忧郁、失智。

方季惟扛起照顾父母的责任,一扛就近乎二十年。漫漫岁月,方季惟冷暖自知,有时为了爸妈的医药费,她会接拍戏剧赚钱,即使在拍戏时被剧组欺负,也自我调适吞忍下来,在人面前从不诉苦。

只是不喊苦,不代表不辛苦。她曾经在跑通告上节目时,画了一张全家福的图片,里面有爸爸妈妈和五个小孩,她还在图里写下「圆满」两字,这是方季惟心里觉得最重要的一切。「只是心理分析师看到我画的全家福,直说快哭了,因为全家人只有我没有脚,像是飘在空中。」一张画透露出,近二十年不断付出照顾家人的方季惟,其实心里也藏着想被好好照顾的孩子。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严重失眠。」和许多长期照顾者的情况相同,方季惟晚上几乎没有办法好好睡觉,因为失智妈妈常常会有各种突发状况,有时身体不舒服,大半夜还会叫女儿帮她按摩。扛着照顾责任的那些年,方季惟几乎夜夜难入眠,她曾气极大吼,「我快要累死了。」

结果妈妈听了,跑去跟儿子说,「你姊姊说不想活了,」让方季惟实在既好气又好笑。

「当压力实在大到破表时,我就去念经,」她瞪大眼睛认真地说。

除了仰赖信仰解压,她也靠智慧解决纷争。

失智妈妈的状况时好时坏,即使有时清醒,妈妈总是负能量满档,和家人的相处常常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家庭气氛紧张,小事也能一触即发。身为大姊,方季惟想尽办法,不让家人的情感因为妈妈生病而破坏殆尽。

方季惟演唱会「空两位」,带天上爸妈来听唱歌
方季惟除了仰赖信仰解压,她也靠智慧解决纷争。「当压力实在大到破表时,我就去念经,」 示意图/pixabay

把妈妈当小孩一样照顾

方季惟长年参与公益活动,明白「失智是不能用正常眼光去看的状况,否则就会有很多冲撞。」她知道妈妈也怕被唸被嫌,许多暴冲的回应其实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她决定把妈妈当成自己小孩照顾,站在妈妈这一边。

「她孙子有时呛阿嬷,『这句话你今天讲四遍了。』我会帮着回,『哪有,这是第一次,』妈妈看起来就很有精神,觉得她没有讲输。」

除了选边站,方季惟还有独门的哄妈妈妙招。

妈妈有时善变,说好的事情会随着心情反悔不认。那次母女同游日本,到了原定晚餐时间,妈妈突然说累了想睡觉,不吃了。

方季惟心里清楚,太早的睡眠对于夜晚休息没有好处,妈妈饿着肚子心情也不会好。但她不急着对槓冲突,只是看着端进房间的晚餐,故作惊喜说,「哇,看起来都好好吃唷,」一边啧啧大讚这个好嫩,那个很鲜,夸张演得很开心。原本已经躺下的妈妈果然上钩,「那不然你分我几口,」得逞的方季惟按捺心中笑意,一口一口餵妈妈,也顺利把晚餐吃完了,两人心满意足,一片太平。

即使风风雨雨,心终究平静

「自从演了妈妈的角色,我才知道,害怕却又要保护家庭的妈妈有多勇敢。」方季惟开始理解,妈妈内心满载负能量,是因为不被理解、旧伤淤积。因此她除了照顾妈妈身体,也製造机会让妈妈抒发心情,学着原谅那些曾经伤害她的人。像是曾经对妈妈严厉又偏心的阿嬷也生病了,方季惟教妈妈帮婆婆洗澡,透过身体接触化解心灵创伤。

方季惟也带着妈妈出席曾经欺负过她的人的葬礼,藉由送这些人最后一程,助念让往生者功德圆满,也把心中怨怼送走。

方季惟演唱会「空两位」,带天上爸妈来听唱歌
「人不能带着怨走,那些苦闷会伤到自己」 图/pixabay

至于那位倒债落跑、让鉅额债务落到作保的方季惟爸爸身上的朋友,可以说是妈妈这辈子心中最怨恨的人。事隔多年,双方又见了面。

「这个捲款落跑的人后来失智了,谁都不认识,但是一见到我妈,却一直哭一直哭。」方季惟回忆,当妈妈看到眼前这个泪流满面却已经头脑不清楚的老人时,「觉得他应该是知道错了,」不但不再怪他,反而同情他的际遇。方季惟妈妈轻轻放下多年身心重担,从这一刻释怀了。

二○一七年七月七日,妈妈坐在椅子上安然辞世,走的时候平静安详,就像是睡着一样,又刚好是父亲辞世的第七年,种种巧合让方季惟觉得,是爸爸来接走妈妈了。

「人不能带着怨走,那些苦闷会伤到自己,我相信妈妈最后已经释怀了,两老已经在极乐世界团圆。」方季惟有些欣慰地说。

为了不让卸下人生重担的妈妈担心,方季惟在服丧期间都告诉自己不要流泪。但她坦言,父母走了之后,虽然每天都过得忙碌,只是午夜梦迴时,她也曾经问自己,「身上的责任已了,接下来的日子,要为什么而活?」

「佛法教我学会坦然面对,承担完成了就放下。人每一刻、每个呼吸都在死去,活就要活在当下。」多年来学佛定心的方季惟,蓦然回首,发现风风雨雨的人生已过去,当下正是风和日丽。

「以前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今天唱歌,不是为了替家里还债,拍戏也不为谁的医药费,应该就不会执着于一定要怎么样。」在玉女当红的阶段,她珍惜羽毛,甚至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绯闻影响形象,在录影时习惯独自在一旁看书,让人难以靠近。

「我现在唱歌不会再紧张了。在后台大家说说笑笑再上去唱,很开心啊,没有压力。我很幸运,歌迷没有嫌弃我的皱纹,」方季惟的招牌铁肺又发功,哈哈大笑声听来格外浑厚深长。

如今她只要有演唱会的活动,就会带着父母的照片,在场中为两老留座位,「来,一起乖乖坐好,听我唱歌。」那天,方季惟缓缓唱起「想你想到梦里头」,眼神闪耀的光芒依旧,藏在歌声里的是时间沉澱后的成熟。

来自天上父母的掌声鼓励,方季惟说:「我,听到了」。

方季惟演唱会「空两位」,带天上爸妈来听唱歌
方季惟只要有演唱会的活动,就会带着父母的照片,在场中为两老留座位,「来,一起乖乖坐好,听我唱歌。」 图/郑清元 摄影

本文摘自《岁月酿的柠檬红茶:快乐小孩方季惟将时光化做美好祝福,写给终将成为大人的你》,天下生活 2020/05/13出版

【更多精彩阅读↘↘↘】

。孝亲,不再有憾…让妈妈高雅老去也高雅再见

。蜡烛亲人老照片…心灵做七爱无限


橘世代FB立即按讚!

张曼娟:「我正经历一场关于「老」的学习」、于美人:「保有追求快乐与相信日子,才是人生最重要力量」、吴若权:「人不可能不怕老,学会接纳怕老的自己,就能对生命更加安心自在」,当一个不等「老」的橘世代,让自己生命丰富跟得上时代!>>【立即加入】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4日09:24:4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