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住的图书馆帮你记!荷兰图书馆做失智者的「脑」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4日17:18:25 评论 120 2359字阅读7分51秒

荷兰格罗宁根省多座图书馆设置健脑专区,号称关于「脑」的知识应有尽有!

记不住的图书馆帮你记!荷兰图书馆做失智者的「脑」
《熟年誌2020年5月号(NO.98)》 图/熟年誌提供

这里不单是失智相关知识学的宝库,更可以成为失智照顾社群的重要连结,让失智者及其家人、专业照顾人员、一般大众,在舒适、不受干扰的环境,学习相关知识。

在长者不断增加的社会,失智者人数也随比例增加;尽可能延长长者在熟悉的社区居住的时间,直到社区无法照顾之后,才入住机构,是欧洲许多国家的照顾原则。因此,社会衍生出失智友善推广,希望失智者在居家周围,都能持续且顺利与社会接触及运用资源。

图书馆健脑专区 脑知识应有尽有

现在欧洲国家,如丹麦、荷兰等国,都有系统地结合不同社区团体发展,其中图书馆成为重要的一环。

2014年,丹麦注意到失智者到图书馆借书可能忘记归还,而被开罚巨额罚金,所以要求柜台人员要有敏感度,注意借书者的状况,并注记此人给予特殊协助。2020年,在荷兰北部格罗宁根省(Groningen)有多座图书馆开始设置健脑专区(De Brein Bieb),提供玩具、书籍、活动和谘询,号称关于脑知识一切应有尽有!

健脑专区的目的是帮助失智者、失智家庭照顾者、照服员、长照专业人员(护理师、个管师、职能治疗师)。希望失智者与照顾者能到这里借用器材,以轻鬆方式互动,得到乐趣,也让照顾者得到喘息,不会困在单一照顾情境。同时,所有对失智和照顾有疑问的民众,也可以利用专区充实知识,知道如何维持记忆,如何更有效运用音乐搭配活动健脑等。虽然在健脑专区的设立目标里,没有明说这是一种预防计画,但实质上已存有这样的精神。

健脑专区配有专属电脑,页面已经整理、集结各类入口网站,帮助民众可以更快找到资源。同时柜子里收藏市面上各种健脑工具,例如:怀旧图卡、配对游戏图卡,动脑问题回答等;有的适合与失智者互动,有的虽然对失智者来说困难度较高,但可以给一般民众练习。除了收藏柜,还有大量图书,例如:荷兰人脑库创办人迪克.斯瓦伯(Dick Swaab)的国际知名着作《我即我脑》(Wij Zijn Ons Brein)等,还有荷兰长者写的各种老年生活体会、相关小说及影片。使用者可以直接坐在健脑专区的地上,也有桌子可以使用,充满运用弹性,而且不会受到其他区域的干扰。

记不住的图书馆帮你记!荷兰图书馆做失智者的「脑」
图/熟年誌提供

失智者及照顾者的后盾

为了提供完整且有效的支持,馆方除了预备硬体资源,并在每週一安排固定时间让照顾者们可以交流,週四上午则有心理学专家坐镇谘询。图书馆人员虽然不是失智专家,但可以用他们的专业服务民众,提供民众选书建议,同时有真正的照顾专家协同帮助民众。

早年许多失智者怕被标籤化或走失,而逐渐失去社会接触,图书馆为他们提供了维持社会接触的最佳机会,因为图书馆是很普遍、平常的公共场所,也让人很有安全感。除此,家庭照顾者也多了一个求知解惑的资源,不需要看到电视广告说什么游戏有用,就去买一套,因为图书馆里都有,而且很容易找到。

根据文献指出,照顾失智者的家庭照顾者也是失智高风险群,因为他们为了照顾家人而降低了社会接触。当图书馆成了新的去处,而且有相似处境的人能交流,将有助家庭照顾者理解不是只有自己处于困境,他们甚至可以从别的照顾者的遭遇,明白还有人比自己更辛苦而释怀。

荷兰早在2007年,就发起世界知名且群起仿效的「阿兹海默咖啡」,在社区寻找地点定期办活动,帮助失智者也帮助照顾者。活动有固定流程,其中也有医师解答,但活动终究时间有限。现在图书馆规划健脑专区,刚好增加民众学习资源,有些知识可以自己学习,增加知识基础。先进国家对照顾的定义,是人人有责任自我照顾,民众需要与时俱进充实新知,而图书馆正好可以扮演这角色。

为了鼓励民众正视失智照顾、懂得求助、知道图书馆的功能,馆方和艺术家合作,由艺术家设计行销活动,到日间照顾中心教导长者製作毛线编织的心型图案饰品,还有设计行销纪念品供民众参与和使用,可填写个人想到的鼓励、同理话语,称为「爱的留言卡」。如果民众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鼓励话语,不用担心,这里是图书馆,馆方早已準备好参考书,民众可以翻找书籍联想,或是引述书中的一句话。例如有人写「我正动脑计算有多想念你,但始终无法算出多么爱你」、「我多么爱你,你绝不孤单,我们一起成长」、「有人给我诸多关照,我想这正是爱」。

写留言卡也是动脑,而且是助人正向动脑!就这样,这个健脑专区因大家动脑,而不断出现有人味的新创意,也符合晚近图书馆经营原则,让图书馆不只是K书中心,也不只是来借书的地方,而是成为公民一起创造新知的发源地。荷兰发展健脑专区并非临时起意,或单找一个图书馆设立,以成为特色绩效,而是有系统地发展,让各地区民众都能就近取得资源,可以实质支持民众面对老化产生的挑战与困境。

记不住的图书馆帮你记!荷兰图书馆做失智者的「脑」
荷兰早在2007年,就发起世界知名且群起仿效的「阿兹海默咖啡」,在社区寻找地点定期办活动,帮助失智者也帮助照顾者。 图/pixabay

推广失智友善社会 图书馆是重要知识宝库

不是只有问医师,才能做到失智友善和增加对脑与记忆的了解,而是提供终身学习资源,让民众可以自学。唯有如此,才能更普及知识,减少因无知造成的问题,如听信偏方、容易被骗。

脑知识博大精深,一直在翻新。脑老化不等于世界末日,因为了解愈多,就愈知道如何使用还有能力的部分,及如何保有脑力。比起去医院等看病的地方找照顾线索,或者抱怨医师给的时间不够,图书馆气氛让人更自在,可以放鬆地按个人步调,一次广学很多基础知识,还可形成最在地的跨域新社群;当地的图书馆购入丰富的游戏软体和书籍,就不需要让所有关怀据点和日间照顾中心都买一套,让预算可以用在刀口上,可说是一举多得。

记不住的图书馆帮你记!荷兰图书馆做失智者的「脑」
脑老化不等于世界末日,因为了解愈多,就愈知道如何使用还有能力的部分,及如何保有脑力。 图/pixabay

更多精采内容,请见《熟年誌2020年5月号(NO.98)》

【熟龄精选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4日17:18:25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