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部分给付医材新制惹议 杨志良:医师想赚钱可开业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177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09:39:55 评论 60 795字阅读2分39秒

卫福部健保署近日针对「健保部分给付、民众部分负担」的医材首度祭出管理新制,匡列八大类352项医材订出民众负担上限值。相关公告一出引发医界反弹,公共卫生界大老则看法不一,有人强调全民健保本就是社会福利制度、「想收高价应自行开业」,有人认为政府介入定价需要更细緻的讨论。

国立阳明大学今天举行全民健保制度议题座谈,公共卫生界大老齐聚一堂,会后也谈及健保署针对部分给付医材的管制措施争议。

前卫生署副署长张鸿仁表示可以同理医界的不满,他表示,医师往往认为诊治病人的过程付出最多的是他的知识,但是医师诊察费长期偏低,这样的给付制度无疑逼着医师找别的地方赚钱。当医材部分负担被设定天花板价、不能多赚,医师当然可能不悦。

前卫生署署长杨志良认为,全民健保本就是社会福利制度,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得到适当的医疗照护,因此针对部分负担订定上限是合理的。如果有医师认为他的专业度高、理当收取更多费用,「那他脱离健保,自行开业就好」。

前健保局总经理刘见祥表示,健保署订定医材的部分负担上限也非随便给设定金额,而是从大数据中取较合理的数字。对民众来讲,能清楚知道医疗院所收费的上限值在哪,这是好事。

前健保局总经理郑守夏则说,任何作法都有优劣,如放任自由市场,可能让民众花很多钱;但政府介入订价,也可能让原来收费较便宜的医疗院所再把价格拉到所谓的「天花板」。如何同时有适度规範又让市场有竞争,确实是两难。

郑守夏表示尚未看过健保署的计画内容,但是大原则是,政府如要介入订定价格,往往需要考虑採更细緻的方式,如分对象、分地区设定不同的上限值,举例来说,台北市与台湾其他许多地区的消费能力不同,不同医疗院所议价能力不同,未必适合统一订上限值。

健保部分给付医材新制惹议 杨志良:医师想赚钱可开业
国立阳明大学今天举行全民健保制度议题座谈,公共卫生界大老齐聚一堂,也谈及健保署针对部分给付医材的管制措施争议。图左至右依序为前卫生署副署长张鸿仁、前卫生署长叶金川与杨志良。记者罗真/摄影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5日09:39:55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