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收支难平衡 叶金川:未来健保恐只能提供基础医疗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5日09:40:16 评论 42 958字阅读3分11秒

为解决全民健保财务赤字危机,卫福部长陈时中日前抛出调整费率的想法,引起讨论。前卫生署署长叶金川今天出席活动时提到,新药新科技推陈出新,全民健保设计之初建立的架构必须调整,费率也须调涨;未来健保可能只能提供基础医疗服务,无法提供最顶级的医药服务,后者可能要靠私人保险与储蓄来负担。

国立阳明大学今日上午举办健保改革议题讲座,前卫生署副署长张鸿仁于会中表示,我国健保收入与支出在2016年间出现死亡交叉,后续健保支出持续大于收入,2020年的支出约6952亿元,而收入仅6276亿元;估计2022年时支出逼近八千亿元,而收入则会降至六千亿元左右,落差越来越大。「但是,社会普遍不同意涨保费,谁敢涨保费就可能面临下台」。

张鸿仁说,如果社会普遍同意健康是基本人权,但又想维持自由就医现况,那么势必要涨保费。如果能透过强制转诊、使用者部分负担等措施来节约浪费,那么就可小幅涨保费。所谓小涨,是分三年涨至法定上限的6%。

叶金川说,即使将健保费率调涨至法定上限的6%,或许可再撑五年或几年,但却非长远的办法。政府须设想其他健保收入来源,像是加值营业税、从富人端收税,不能一直在国民薪资上打转。

台湾社会人口结构改变、健保收支难平衡,叶金川认为,健保未来可能只能提供基础的医疗服务,无法提供最顶级最顶级的医药服务,「后者可能要靠私人保险与储蓄来负担,没有别的解方」。

叶金川也提到民众部分负担的问题,他说,目前针对重大伤病看病一毛钱都不用,但像自己就有学校教职收入,对于自己不用缴费感到惭愧。他认为,只要不是付不起的对象,应该多少要负担一些。「上述多种措施加总,还是可以让健保制度持续走下去」。

前健保局总经理郑守夏认为,健保收入面需要改革,支出面也是。当台湾人口不增加、医师却不减,就难再用论量计酬的方式进行给付,未来可能要思考如何渐进式地,从论量计酬走向论人计酬给付制度。

前卫生署署长杨志良说,台湾的有偶率是世界数一数二低,反映生育率也敬陪末座,因此调涨保费议题相当艰难。他提到,部分医疗对病人可能无效、是折磨,这部分有机会透过安宁疗护减省,也更尊重生命。

健保收支难平衡 叶金川:未来健保恐只能提供基础医疗
前行政院卫生署副署长、阳明大学公卫所兼任教授张鸿仁(左一)近日出版新书《2030健保大限》,今举行新书发表会,前卫生署长叶金川(右四)等多名公卫界大老出席共襄盛举。记者罗真/摄影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5日09:40:16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