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系国/AI和老年生活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1832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6日19:03:10 评论 39 5030字阅读16分46秒

张系国/AI和老年生活
AI老年生活。(图/林通)

有人问杨振宁博士他百岁养生祕诀。杨振宁回答说除了他母亲的基因好以外,就是日行万步,这使他头脑更加敏锐,做科学研究完全不输年轻人。医学博士简坡理谈每天步行的功效,认为走路可以激发创意。我个人的小小贡献就是不但要日行万步,还鼓励分身在走路时和本尊脑激荡大声谈话……

1 什么是人工智慧﹖

很多科学术语外行人听不大懂,我们称之为夹槓(jargon)。这些夹槓大多数和一般人的生活不发生关係。但不时会有少数科学术语渗透进入我们的日常语言,变成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夹槓。

最近有两个夹槓达到这样的特殊地位,一个是大数据,另一个就是AI。不论学者专家或市井小民,都言必称大数据或AI,冷不防就要被这两个夹槓夹得很疼。而且人云亦云,谁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听者也不好纠正或不敢纠正。

改一句林语堂的名言,流行用语就跟女人裙子的长短一样年年改变﹐所以或许犯不着纠正。但是既然要谈AI和老年生活,不能不先说明我讲的AI究竟是什么意思。

AI是英文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这两个字的第一个字母,所以就是「人工智慧」的缩写。前一阵台湾首富郭台铭参加国民党的党内初选,在扣应节目里被骂惨了。有位「庶民」打电话进来,大骂郭台铭乱搞什么AI,害得劳苦大众越来越穷。如果郭台铭听到,他也只能啼笑皆非。

那么,AI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提到AI,不能不联想到机器人下棋、爱疯的Siri成为您的好伴侣,或者自动驾驶的汽车等等。所以有人主张正名,不说AI而用 Machine Intelligence,也就是「机器智慧」来代替。

机器智慧的确比较精确,但是当初怎么会有AI的说法﹖「人工智慧」的相反词就是「天然智慧」(Natural Intelligence),所以AI是和天然智慧相对而言。既然人拥有天然智慧,机器的智慧就是人工智慧。

这说法对不对﹖难道人天生就有智慧吗?

答案显然是「不一定!」有的智慧似乎是天生的,例如辨识别人的脸孔,并不需要特别学习。南极的国王企鹅出生下来只要和大企鹅短暂相处,从此就能彼此辨识。可是认字就不然,尤其是中文。机器不懂得认字,人也同样不懂,必须经过长期的学习。

大多数情况,无论人也好机器也好,都必须慢慢摸索学习才能够获得智慧。如果说天然智慧是「生而知之」,那么人工智慧就是「学而知之」甚至「困而知之」。这样一步一步慢慢获得的智慧,才是我说的广义人工智慧。

所以不仅机器需要有人工智慧,人也一样需要有人工智慧﹗

这样的广义人工智慧,我称之为「慢智慧」或者简称「慢智」。这样的系统,我称之为「慢智慧系统」或「慢智系统」。慢智系统可以是人所组成,也可以是机器所组成,更有可能是人机共生慢智系统。

理想的人机共生慢智系统,不仅机器的人工智慧不断增长,人的人工智慧也同样不断增长﹐两者相得益彰。这样的慢智系统对老年人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帮助,这就是今天我想谈的主题。

不妨举个有争议性的人工愚蠢的例子:现在公路的收费都由机器取代了人。不仅失业率增高﹐而且被取代的收费员缺乏谋生技能﹐只好去犯罪,例如去抢银行。自动系统有时候缺乏弹性、不考虑到自动化的社会成本﹐造成更多社会问题,更不要说资讯被人掌握。这究竟是人工智慧还是人工愚蠢?

人工智慧,不只是设计机器来解决人的问题﹐也包括人慢慢改变自己的想法,变成更有智慧的人,和同样有智慧的机器人合作来解决人的问题。

2  英国人如何死﹖下流老人的问题

英国人如何死,和我们有什么关係﹖

的确没有什么太大关係。我们并不关心英国人如何死,正如英国人并不关心台湾人如何死。

但是你知道吗﹖绝大多数的英国人是这样死的(CNN.COM July 2019)﹕

死于医院    45.4%

死于家中    23.7%

死于安养院  22.5%

其他          8.3%

换句话说,大部分的英国人死在医院里,其次是家中,再次是安养院。并不是英国人不想死在家里,而是大环境如此不得不然。

2019年12月美联社报导,最近美国学者的研究,发现在2003到2017间美国人在家中死亡的人数由24%上升到31%,在医院死亡的人数则由40%下降到20%,可见人们的观念逐渐在改变。

因为全世界的高龄化人口不断增加,相关的现象就是「孤独死」也不断增加。日本的孤独死,已经达到每小时至少有三个人孤独死﹐死了超过两天都没有人发现。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因此提出「助死士」的概念,帮助老人走完最后一程。

台湾的高龄化人口问题和出生率降低有关。你知道吗﹖2019年1月到6月台湾有85961人出生,同一时期有88098人死亡。这是死亡人数与新生婴儿人数首度出现交叉,人口出现负成长!(《中国时报》August 2019)

联合报新闻网2016年关于「流沙中年」的报导,台湾有230万的隐形照顾者,必须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父母,压力极大。2012年有一部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奥地利电影Amour(《爱‧慕》)叙述在爱人失智的压力下,丈夫不得不杀死爱妻然后开煤气自杀。什么是真爱必须有不同的诠释。

日本学者藤田孝典提出「下流老人」的概念,即又贫穷又孤独的老人。(以上有关孤独死、流沙中年、下流老人的说明引自联合报部落格Blackjack的文章)

谁来照顾老人﹖我们不能不想到机器人。机器人不会发脾气﹑很有耐心﹑不会虐待老人。为老人设计的机器人必须是人机共生慢智系统,不仅机器的人工智慧不断增长,人的人工智慧也同样不断增长,这样的慢智系统对老年人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帮助,也许可以有助于减少孤独死、流沙中年、下流老人这些问题。

3  为什么需要慢智系统?

慢智系统是设计複杂资讯系统的新技术,它并且吻合某些哲学和神学的原则。複杂资讯系统有些共通的特色﹕它是连接的系统、它从许多来源取得资讯、它拥有知识库、它可以个性化、它是人机共生的系统、它也是庞大的系统。

有位法国科学家也是神学家德日进,在其名着《人的现象》里预言未来的庞大连接的系统。德日进认为所有的智慧生物都彼此关联并且连接成为一个整体,他称之为能界,由地界、人界和天界所组成。

複杂资讯系统从许多来源取得资讯。我们看现代化的传感器所构成的网路,正是这样的複杂资讯系统。现在的社群网路也是另一种複杂资讯系统。而且我们可以把社群网路里的人看成传感器。日本科学家做过研究,如果把人当作传感器可以提前发出地震警讯。不仅如此,还可以利用动物的本能。2019年8月8日台北地震,网路上流传一张照片。有位台北居民养的8只猫在地震前10秒前就知道,都抬头目光像探照灯。

知识库可以设计用来管理複杂的预警系统。这样就不会因为人为的错误,导致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现在的物件网路可以连接和管理大量的物件,威力强大。所谓的混合智慧系统,就是人机共生的系统。谷歌就是很好的例子。谷歌有上千万用户,同时使用上万个搜寻引擎,是个庞大的系统。

複杂资讯系统这些共通的特色,说明它是变化不居的庞大系统,每个系统又包括许多次级系统(超级包)。每个超级包打开来又是一个系统。就如昙花的叶子落地又长出一株,就是个好例子。这些包包之间,有时又会起了共鸣。这就是操纵学的鼻祖威纳大师所说的共振现象。

如何设计这样的複杂资讯系统﹖或许慢智系统的新技术能够提供一些解答。

4  什么是慢智系统﹖

慢智系统是能够不断提升其表现的一般性系统。

慢智系统第一会尝试不同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第二会逐步认识自身所处的环境然后据此调整﹐并且与其他系统共享这些知识,第三它在开始时或许表现不佳,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它会逐渐进步。

慢智系统解决问题的途径不外乎如下的步骤﹕穷举、传播、调适、淘汰、集中。除了这五大步骤,最重要的是慢智系统通常有多个计算循环,包括慢循环和快循环。我们可以用人工神经网路来实践慢智系统。所以我们不妨把慢智系统看成广义的人工智慧系统的一种。

下面介绍慢智系统的实例﹕可调适医疗照顾系统。可调适医疗照顾系统区分开三类空间﹕看护机器人(大空间),个人生活区(中空间),可穿戴装置(小空间)。可调适医疗照顾系统区分开三类时间﹕长期照顾(长时间),短期照顾(中时间),紧急照顾 (短时间)。

我的研发团队所发展的可调适医疗照顾试验系统,用的是三星智慧手机,传感器包括脑波侦测器、语音输入、影像输入等。所有的软件包都用安卓程式语言写,目的是帮助使用者维持心情的平静。试验系统已经可以在三星智慧手机上面运行无碍。

5  慢智系统的亲身经验

先从我自己的经历说起。从小我就有僵直性关节炎,这是血液遗传的疾病,因为脊椎炎导致脊椎钙化。年轻时就常有人讚美我说﹕「张系国这人很正直。」当然我为人正直没错,但是他们主要是说我永远挺直脊椎,却不知道我有脊椎钙化的毛病。

因为脊椎钙化,医生早就警告我千万不要摔跤,不要做激烈运动,免得带来致命的伤害。2013年我经历不大不小的车祸,一位醉鬼驾车从后面撞到我搭乘的车。我的脊椎骨震裂了,好在没有完全震断。

起先医生用一个钢架子把我的头固定住,希望断裂的脊椎骨能慢慢养好。我变成科学怪人,非常痛苦,晚上无法入睡。但是隔了一个星期,医生观察我的脊椎骨不但没有养好,反而更弯曲变形。这样下去,就会永远直不起腰来。

这位医生姓李,是韩国人,年轻但十分自信,他的太太是中国人。李医生建议我开刀,植入一个钛合金的架子把脊椎骨撑起来。他坦白告诉我,有百分之零点七的机会手术可能失败,我就会瘫痪。但李医生说,他动手术到现在还没有失败过。我考虑一晚,决定还是动手术。

结果手术成功,不久我就出院。出院那天,接我出院的友人带我直奔天天见麵小馆,立刻叫了一笼小笼包大快朵颐。想不到在麵馆碰到李医生和他全家,我们相对大笑。

但我的脊椎仍然每天疼痛,行走不便。更烦人的是撞我的醉鬼虽然保了险,却是最阳春的险,保险公司跟我打太极拳,什么费用都不肯付。我只好自费装升降椅,这样才能够上二楼的书房工作。另外就是找律师打官司告对方。这位律师不错,和对方保险公司纠缠了半年,对方认赔一大笔钱﹐我和律师对分。如果只靠自己,恐怕一毛钱拿不到﹗

虽然我常去医院做复健,一来医院的复健科非常拥挤,二来自己开车不方便,复健并没有太大效果。怎么办﹖我记起李医生叫我多走路,就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每天无论如何要走一万步。走路是很温和的运动,好处是人人都可以做。这样坚持下去,一个月、两个月,我的病情大有改善。到现在已经六年,基本上脊椎早已不痛,但是我仍旧坚持日行万步。

有人问杨振宁博士他百岁养生祕诀。杨振宁回答说除了他母亲的基因好以外,就是日行万步,这使他头脑更加敏锐,做科学研究完全不输年轻人。医学博士简坡理谈每天步行的功效,认为走路可以激发创意。我个人的小小贡献就是不但要日行万步,还鼓励分身在走路时和本尊脑激荡大声谈话。

为了预防老年癡呆,神经学家阿门提倡三保(三宝)﹕每天走路、常听音乐、服药健脑。要保持心境愉快,走路时不妨多想和爱人亲友共处的快乐时光,因为爱使人振奋。其实爱和恨都使人振奋,所以如果没人可爱,只要有人可恨就可达到同样的效果。

另外一个心得(也就是智慧)是一切必须靠自己。我知道我的病没有人能帮助我,我也不愿意依赖别人,所以就自己练习做所有的事情,从洗衣扫地到铺床烧饭都坚持自己做。从前鲁迅有两句诗: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我改了四个字:

横眉冷对老闆指,俯首甘为本尊牛

我们都太骄傲了,不肯低头服侍自己,总要依赖别人做。在想像中我可以把自己一分为二,同一个人既是主也是僕。我可以先变成厨师準备饭菜,然后变成主人享受厨师準备的饭菜,再摇身一变成为僕人清理厨余。自己的分身做自己的本尊的牛马,胜过雇人来做,也胜过依赖家人做。

也有许多事情无法完全依靠机器。例如我在楼梯装了升降椅,但没想到升降椅的内侧是无法使用任何机器装置清洁的。只有靠自己用抹布慢慢擦。但是一旦接受「俯首甘为本尊牛」的观念,把这些都看成一种运动,不但不困难,对身体更有好处。

我这个例子看似和人工智慧没有关係,其实大有关係。因为我自己不断学习如何适应我的身体的限制。我使用的机器,不管是高科技或低科技的机器,同样都得适应我的身体的限制。这就是真正的人工智慧﹗

6  结论

如前所述,我总结一句﹕人工智慧,不只是设计机器来解决人的问题,也包括人慢慢改变自己的想法,变成更有智慧的人,和机器合作来解决人的问题。对于改善老年人的生活,这个观点尤其重要,因为我们的着眼点是人,而不是机器。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老年人工智慧例如慢智系统和慢智机器人带来的商机无限!

(在2019年8月23日中技社社庆AI研讨会的演讲)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6日19:03:1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