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养生秘诀! 专家呼吁:除了医疗 这件事更重要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16日19:03:45 评论 63 2474字阅读8分14秒

你不知道的养生秘诀! 专家呼吁:除了医疗 这件事更重要
图片设计/Kato

日常饮食比服药更重要

集体健检的结果是以数字呈现。乍看之下,用数字管理健康,真是再科学不过,所以当健检数字出现异常,民众自然会抱持非治疗不可的强迫观念。经过治疗以后,数字来到正常範围,就会令人备感安心。

为了改善不健康的数字,有些医师除了开处方药之外,也会劝导病患多运动、修正饮食习惯等,给予种种生活卫教。然而,绝大多数医师治疗高血压、高血糖,都会把药物治疗列为首要,运动和饮食指导只是聊备一格。几乎所有的医师都将改善生活习惯视为「锦上添花」。

从某种角度来说,医师会这样想也是无可厚非。因为单凭药物的化学作用,是可以强制将血压、血糖数值降下来。然而,把眼光拉长来看,从临床流行病学的调查可以明确得知,修正饮食习惯远比使用药物来得有效。

以降血脂药物「史塔汀」(statin)为例。这是东京农工大学特别荣誉教授远藤章博士的重大成就,他因为成功将「史塔汀」商业化,荣获拉斯克—狄贝基临床医学研究奖(Lasker-DeBakey Clinical Medical Research Award)等无数国内外医学大奖,其贡献被誉为等同拿到诺贝尔奖的殊荣。根据研究,服用史塔丁可以降低三成的心肌梗塞、缺血性心脏衰竭,功效值得肯定。然而,这些都是来自欧美国家的研究数据。

在日本,服用史塔汀药物能否减少心肌梗塞发病的相关研究,至今仍迟迟无法下定论,我认为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日本人的饮食习惯和体质,本来就不是容易罹患这类疾病的人种。

「法国悖论」的真相

大家听过「法国悖论」(French Paradox)吗?这是指法国人的饮食习惯与发生心肌梗塞的比例呈现矛盾。高脂肪饮食一直被视为引发心血管疾病的重大祸因,但法国人平日大量食用高胆固醇及饱和脂肪的食物,乳脂肪消费量也高于其他国家,可是与其他欧洲国家以及美国相比,法国人心肌梗塞死亡率却只有他国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是什么缘故呢?一般认为,这都要归功于红酒。

前面提到史塔汀类药物,可以降低罹患缺血性心脏病约三成,法国人只要饮用红酒,就可以降低六○%缺血性心脏病的风险,可说是营养学的重大胜利!

不过,笔者以为,真正的幕后功臣不在于红酒,而是另有其因。的确,经常饮用红酒的国家普遍较少人罹患心血管疾病,以欧洲来说,不只法国如此,义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的缺血性心脏病罹患率也都偏低,红酒的实际功效在这些地区确实有其可信度。

但是各位可知道,「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的成员国当中,心脏疾病罹患率最低的是哪些国家?以下引用的统计数据,虽然距今有一点时间差,仍不失参考价值。二○○二年发表的统计结果显示,OECD成员国当中,心脏疾病罹患率最低的是日本,然后才是韩国与法国。

如果真是这样,那红酒可预防心脏病的说法就未免太牵强了。日本人当然也喝红酒,但是消费量极为有限。根据莫西亚集团(Mercian Corporation)的统计资料,日本每人每年的葡萄酒消费量,平均是二.一公升左右,法国则是四十八.八公升,显见日本人的红酒消费量只有法国人的二十五分之一。

那么,这些心脏病发生率偏低的国家,在饮食上可有共同点呢?日本料理、法国菜、义大利菜、西班牙菜、葡萄牙菜、韩国菜都大量使用鱼贝类。再者,在这些国家的餐馆享用全餐时,不仅可以选择肉类主菜,鱼贝类也是选项之一。

无论是葡萄酒的功劳、还是鱼贝类的功劳,都说明了,正确的营养摄取可以有效降低疾病罹患率,也证实营养学的重要性。

医师应该也要懂营养学

人是铁,饭是钢,多吃鱼的国家,人民罹患心脏疾病的风险相对偏低;一个人想要健康长寿,必须仰赖饮食,也就是营养条件。

以第一章举出的秋田县为例,透过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可以得知,摄取足够的蛋白质能强化血管,大量减少死于脑中风的人口。

如此重要的营养学,大学医学院却不开设相关课程,所以现在的医师对营养学所知贫乏。至少我还是医学院学生的时候,几乎没有机会接触营养学。我们这一辈出生于一九六○年代的人,目前正是日本医界的中坚,许多人身居业界和学界要职。他们不重视营养学,所以医学院也不教营养学。

学校课程不教,医学院学生当然也就欠缺营养学的必要知识,连最基本的认知也付之阙如。

以色胺酸为例。胺基酸是构成蛋白质的基本单位,色胺酸为众多胺基酸的一种,是製造血清素的原料。血清素不足时,就容易罹患忧郁症。充分摄取肉类、鱼类往往令人心情好,也是治疗忧郁状况的手段之一。虽然有人对此持不同意见,但血清素不足会造成忧郁状况恶化是不争的事实。缺乏营养学相关素养,确实会减低医疗成效。

表面上来看,大家都说现在是「心灵的时代」,强调精神健康的重要,所以愈来愈多医院的内科也开给病患抗忧郁剂,有的医师甚至只要听到病患抱怨「最近情绪低落」,就二话不说,开抗忧郁剂。然而,如果是真正全面关照病患的内科医师,难道不该先关心病患的生活起居,询问病患平日的饮食习惯,发现有蛋白质不足的可能,立刻给予卫教指导吗?抗忧郁剂这类药物一旦开始服用,就容易养成依赖,停药又往往造成病情恶化,所以用药之前应该先考虑其他的生活指导,而不是轻易开药。反过来说,医师如果对营养学有一定认识,面对病患时就会有更多的治疗选项,但现今的医疗体制并不给医师和病患这样的机会。

医师的营养学知识不足,不只是提供给病患的治疗选项贫乏,还会损及病患的权益。

欧美在一九七○到一九八○年代期间,兴起了减少肉食的养生风潮。肉食主义会带来心肌梗塞的风险,因此「用更多蔬食取代肉类,保护心血管」的健康饮食运动如火如荼。而即使经历这一波少肉饮食运动,美国人平均的肉食摄取量每人每年仍多达九十公斤,整体而言未见减少,但是死于心肌梗塞的人数却降到一九七○年代的一半左右,想必是蔬菜的摄取量增加与健康意识抬头发挥了助力。

问题是日本也仿效美国,由医界率先发起肉食减量风潮。根据统计资料,一九八五年间,日本每人的肉类摄取量大约是二十多公斤,只有美国人的四分之一。这样的摄取量还要再减少,莫非是想当神仙?

这件事再次暴露日本医界的爱跟风,更缺乏解读数据的能力,与营养学知识的贫乏一样令人诟病。

本文出处/摘录自时报出版《良医才敢揭发的医疗真相》

你不知道的养生秘诀! 专家呼吁:除了医疗 这件事更重要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16日19:03:45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