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6月22日21:43:50 评论 103 3337字阅读11分7秒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图/取自50+(Fifty Plus)

有「台湾阿肝」之称的许金川,个性如同电影「阿甘正传」的主角,踏实又乐观。身为台大医学院内科名誉教授、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董事长,扭转国人的肝病是一条辛苦且漫长的路,而他72岁了,行医逾40年,至今没想过要退休,只想着再更努力一点,更多「肝苦人」就不必这么苦了。

名医领带不超过50元,以父亲木工的精神行医

没有例外,许金川现身时,总是一身整齐的衬衫配上领带,这是他表达尊重的方式。事实上,他有好几条领带轮流搭配,图样花色各异,却有个共同点——价格都不超过50元。

不仅如此,名医身上的行头,也全然不见名牌,他穿着旧皮鞋,几百元的衬衫,西装破损也捨不得换,如此勤俭,却总是笑口常开,因为比起清苦的童年,现在的日子,已经好过太多。

许金川来自屏东东港的贫寒家庭,家中7个孩子,连肚子也填不饱,他对念书特别勤奋,深刻体会民间故事叙述的情景:「凿壁借光的故事是真的」,乡下孩子竟一路考上台大医科。

父亲是一名木工,手脚俐落,而他似乎也遗传这方面的天分。担任住院医师时,学习到「超音波」医学时,边动手边观察,竟可以早期发现肝癌,让他立志走向肝胆肠胃科。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许金川就读台大医学系时,与大学同学合影。 图/取自50+(Fifty Plus)

爱喝饮料埋下糖尿病病因,同理患者心情

许金川求学时如拚命三郎,自述「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他认为看病重在经验累积,如同麵包师傅,不跟在老教授身边虚心求教,等于放弃大好学习机会,因此,再晚再累都值得。

而他在当医师时,也同时体会身为病人的感受。

当年在台大医学院读博士班,自恃年轻力壮,常熬夜赶功课,肚子一饿就灌饮料,里头添加的都是高果糖成分,当时却缺乏危机意识,连喝了几年,加上日常饮食毫不忌口,种下糖尿病的危险因子。

他常自嘲:「40岁以前都不吃药,50岁吃5颗,60岁吃6颗,再依此类推。」因此,对于慢性病患者,特别能将心比心,还会从口袋掏出药来,告诉患者说:「我们吃一样的药欸,你要放心。」

把病人当作老师,如福尔摩斯观人相

他把病人当作是自己的老师,「自己养细胞要花很多时间,病人照顾好自己,再来让我们看,就有学习。」

许金川回想,行医后学习的第一课,不是专业技术,反而是「人际沟通」。求学时自己性格木讷,加上念男校,根本不敢和女孩子说话,毕业后却发现,护理师都是女生,如果不敢沟通,自己有再好的学识,工作也是困难重重。

他特别喜欢观察周遭的人,尤其用在看诊上,更容易让患者安心,「就像福尔摩斯探案,要观人相,了解是何方人物、谁陪你来、有哪些疾病、在烦恼什么?每个人是活生生一本书。」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许金川常提醒学生,要有福尔摩斯般敏锐的观察力,图为示範做腹部超音波。 图/取自50+(Fifty Plus)

但也有碰壁的时候,一名中年肝硬化患者,许金川多次问诊,对方都爱理不理,紧皱着眉头,看诊结束时,却听他猛然冒出一句:「医生你明明看起来比我老,还叫我欧吉桑。」

事后一看,该名患者78岁,确实年纪比自己大一些,许金川这才醒悟:「有些人并不一定接受自己年龄。」对他来说,这都是持续学习的经验。

看过太多肝苦人,与恩师创立肝基会

许金川没有宗教信仰,但常把改编自国父的名言挂在嘴边:「保肝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如同他人生最大的使命感。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许金川出身于屏东东港,亲赴屏东琉球乡为民众做腹部超音波检查。 图/取自50+(Fifty Plus)

许金川看过无数「肝苦人」,与恩师「台湾肝炎之父」宋瑞楼教授,合创肝病防治学术基金会,推动肝病筛检与研究,勤快下乡举办上千场卫教讲座,目前已帮60万人免费检查,揪出不少高危险群。

创立基金会像创业,从医师到管理者,他坦言是「被迫成长」,有点阿Q精神地说:「遇到困难不要埋怨,这是在考验你的智慧。」所以别人很难看见他的愁容,而他也很容易欣赏别人的长处。

他形容,许多病友都是「贵人」,为他解答医学以外的疑难杂症,「我们再努力,也只是360行的其中一行,一定要谦卑。」接着开启了顺口溜模式:「人就是要谦卑、谦卑、再谦卑,谦卑(千杯)不醉。」周围又是一阵爆笑

提到2020年初荣获「吴尊贤爱心奖」公益服务奖项,他直言原本要婉拒,并没有期待再拿任何奖项,但转念一想,「可以宣传肝病防治理念,让更多人知道」,又把全数奖金分别捐给恩师宋瑞楼和连文彬教授的基金会。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已故台大医学院内科教授宋瑞楼(左)是许金川(右)追随的典範,包括谦虚为怀的态度。 图/取自50+(Fifty Plus)

疫苗口服药上市,仍有百万肝苦人

许金川回顾,在医疗资源匮乏的年代,肝病在台湾有「国病」之称,到了1986年,出现一个重要转折点,宋瑞楼推动新生儿施打「B肝疫苗」全面上路,使带原者逐步降到1%以下,但至今仍不能掉以轻心。

「肝苦人还会持续一阵子」,许金川解释,对「肝硬化」患者而言,即使把病毒消灭,肝脏已经产生质变,「泥土已经变质,容易长杂草,你把虫害消灭,可是土地破坏已经造成。」

目前能根除C肝的口服药已经上市,但他推断,若要明显减少肝硬化和肝癌患者,至少要等到10、20年后。

以往看过许多家庭,因为一人罹患肝病,全家都被经济、照顾等重担拖垮,他看着心痛,却提醒自己看诊时要「过滤情感」,哀伤情绪先往后摆,才能做出对病人最好的专业判断。

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肝基会至今已帮超过60万民众做肝脏筛检,许金川号召更多医师与志工投入。 图/取自50+(Fifty Plus)

肝脏无痛易被忽略,提倡主动筛检

肝脏问题总是来得无声无息,因此特别难以招架,许金川感歎:「我想是上帝造人没想到,所以忘了在肝脏装感觉细胞。」

如有年轻力壮者,偏偏就是肝脏功能特别差;打过疫苗,却没产生抗体的也有。因此,若等到出现症状时,才开始防治肝病,通常为时已晚。

在疾病之前人人平等,谁也无法铁齿,他强调:「肝病不痛不痒容易忽略,教科书上该教的观念是定期筛检。」

许金川提出:「用爱保肝」,对比曾流行一时的口号「用爱发电」被视为空谈,他说的用爱保肝,却是警世提醒。

正因为医师不是神,医护力量终究有限,他说的「爱」代表及时关怀与行动,即使是一般民众,若能提醒周遭亲友:去做超音波检查吧!或许就能揪出病因。

习惯记笑话在手机里,人应该爆笑不爆肝

许金川有独特的幽默感,遇到严肃的大老闆,挺着一个大肚腩,他会摸摸对方的肚子,说:「小心脂肪肝喔」,下一秒,老闆也会不好意思地笑着,快速卸下心防。

他常把「帅哥、美女」挂在嘴边,遇到老奶奶,先谈:「有几个孙子啊」,眼前是中年妇女,他夸:「髮型很漂亮哪」。简直像见招拆招的聊天高手,也让许多人才发现,做检查不是这么可怕,医病之间的距离,也不是这么遥远。

许金川的手机里,有个专门记载笑话的纪录,内容推陈出新,严肃的肝病话题也变得生动起来,他认为,「要用爆笑的方式,让人记得不能爆肝」:

「别人用过的棉被,即使再新,心里的疙瘩还是一直存在;感染过B肝,即使有了抗体,同样也要心存警惕,记住自己还是肝癌危险群。」

「『维他命』就是维持他人的生命,干嘛要吃?要维持自己的生命,就要保肝,新鲜均衡饮食,其他别乱吃!」

「为何说『扶不起的阿斗』?答案是因为阿斗太胖了。同样的C肝患者,肥胖者也容易产生肝癌,让旁边的人都很辛苦。」

工作乐在其中,快乐态度会传染

72岁的许金川,把「肝苦人」的苦,视为自己的责任,「退休」2字还不在目前的生涯规划中。他说,自己对「到处去玩」并没有兴趣,也不喜欢舟车劳顿。

真要说,最大的兴趣或许就是工作,如今每週看诊,仍乐在其中,尤以鉅细靡遗的问诊着称,「一个病人没用心看,就只是应付。」他不改认真态度。

「就像2个开计程车的司机,一个每天抱怨载到奥客,一个心想怎么有那么好的工作,能带自己去不同地方,还有钱赚。你要当哪一种人?」他反问。

他常开自己玩笑,在捷运上被让座也不以为意,「我现在年纪不小,常常过目即忘,助理都暗示我要去做失智测验。」

看待年龄,他其实很豁达,认为「造物者都安排好了」,肝脏或其他器官都放了隐形的密码,时间到了自然就会衰退。

许金川的英文名字呼应「川」字,取作「Water」,他自嘲:「我是从水沟跑出来的髒水啦。」

其实他保有清澈的眼光,深入民间底层,看透百姓疾苦,因而这水,川流不息,流入恶土与乾涸之处,终能带来盎然生机。

原文:挽救肝苦人40年!肝病权威许金川:人生要爆笑,不要爆肝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6月22日21:43:5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