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惠风/手势与心脏病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26日22:29:29 评论 87 1271字阅读4分14秒

洪惠风/手势与心脏病
病人常会用手势辅助描绘症状,许多人嘴巴说着「心脏」疼痛,手却比向乳房的位置。在尼泊尔义诊时,许多病人说自己「心脏」不舒服,压了会痛,手却比着上腹部。 图/ingimage

「他胸口会痛。」

初次见面,坐着轮椅进来的病人,由太太转述着症状。

「是哪一种的痛呢?」我转向病人询问。

症状是非常主观的,却也是诊断疾病非常重要的线索。如果病人说胸口感觉闷闷的,压迫的,像石头压在胸口,每次一分到十五分,走路爬坡就更厉害,休息就能缓解,那么就像是典型的心绞痛;要是难受的感觉是烧烧的,会上下跑,躺下来或吃饱饭就比较严重,坐起来会比较舒服,持续几分钟,吃短效的胃药就会缓解,就像是胃酸逆流;要是难受的感觉是锐利的,像闪电般一秒钟就过去,侷限在半边,就像是神经痛;要是感觉是整片痠痠的,没有过胸部的正中线,移动手部或是转动身体就便厉害,持续好几个小时,甚至摸得到痛点,就像是肌肉痛了……但这些,都要靠病人描述出自己的感受,家属是没有办法代为转述的。

绑绑、匝匝、堵堵、糟糟、甸甸、憋憋、闷闷、缩缩、涨涨、紧紧、压压、幽幽……常常代表着不同的疾病,或是一种疾病的不同严重程度。医师一定要仔细聆听、体会,如果细节不见了,很可能会错失帮助我们正确做出诊断的线索。

如果病人觉得自己胸坎匝匝,狭心症的机会可能只有一半;但是如果他用绑绑来形容,就很像是狭心症了;而如果病人说他感觉糟糟的话,就要考虑是食道胃酸逆流。

「他从中风之后就不会说话了,不太能表达意见。」

家属给了让我失望的答案,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听到症状的细节描述,也不容易知道确切的持续时间、诱发因子……。

问了家属关于他的情况,过一会儿,不死心的我又转向病人:「你是哪里难受?」

病人一如家属预测的看着我没有开口,但却伸出手往中间一比,他的手掌像内张开,中指的指尖压向左胸的一个点,我观察到病人只用一根手指头比,没用整个手掌!看到这个手势,我几乎要欢呼起来,因为单单这个手势,就诉说了很多细节,代表他是那个点局部的不舒服。教科书上说,如果难受的地方能够用一跟手指头比出来,就常常是胸部肌肉的疼痛。我再问了些问题,压了压痛点,做了些检查,就开了止痛剂跟肌肉鬆弛剂给病人,我有很大的把握能解决问题。

病人常会用手势辅助描绘症状,许多人嘴巴说着「心脏」疼痛,手却比向乳房的位置。在尼泊尔义诊时,许多病人说自己「心脏」不舒服,压了会痛,手却比着上腹部。

要是病人说自己胸口难过,同时手掌在胸部迅速的上下挥舞,常常暗示他的症状会上下跑,那么诊断要偏向胃食道逆流;要是病人的手掌张开,不动的压在胸口正中央,常说的是胸口整片压迫的难受,冠状动脉性心脏病的机会就很高;要是病人伸出一根手指头,比着一个点,就常常是肌肉肌腱疼痛;要是抓着半边胸口,没过中线,要先想肌肉痛……但要注意的是,当然不可以单单靠这些,还是有非常多非常多的例外状况。

在茱莉亚罗勃兹主演的电影「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中,有一段描述义大利人说话时比手画脚的情节,引人发噱。台湾人说话虽然没那么夸张,却也常会用手势辅助话语的不易表达之处,如果没解读到这段肢体语言,其实是蛮可惜的。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7月26日22:29:2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