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佳璇/一位实习护生家长教我的事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230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26日22:30:29 评论 41 1189字阅读3分57秒

吴佳璇/一位实习护生家长教我的事
17年前,SARS大流行期间,曾有许多家长冲向全国各医学院院长办公室,要求暂停实习,深怕自己的孩子染疫身亡。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美秀(化名)阿姨牵着失智的丈夫,缓缓走进诊间。儘管隔着口罩,眼神交会瞬间,我已感受到她的情绪。

「这阵子一定很辛苦。」趁着列印丈夫的慢性处方笺空档,我一面问候美秀,一面将她的健保卡插入读卡机。

「医师妳真灵感。」我常因病人类似回应,一时以为自己在宫庙服务。还没开口「问事」,不,问诊,病人已和盘托出:「妳怎么知道我为了口罩,四处跟邻居借健保卡去药局排队!」

原来,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除了和不能去日照中心的丈夫成天「揽牢牢」,美秀还得为在医院实习的外孙女準备口罩。

「医院没提供吗?」

「就是啊。病院说,护生要自己想办法。为了让在病房实习的她天天有新口罩戴,我很拚啊!」望着美秀阿姨脸上那只已经起毛边的口罩,我想起和她相依为命的外孙女。女孩从小没见过爸爸,13岁又失去妈妈,国三那年因外公确诊失智,立志「要学护理照顾他」。

「妳会担心她吗?」

「怎么不会!不过,她将来的工作,要在病院救人,就是要趁这种时候好好学。」美秀阿姨突然顿了一下,「医师,我的想法甘有正确?」

我竖起大拇指,衷心佩服美秀的见识,因为17年前,SARS大流行期间,曾有许多家长冲向全国各医学院院长办公室,要求暂停实习,深怕自己的孩子染疫身亡。

当时担任台大医学院院长的陈定信教授,认为实习是医事人员养成不可或缺的一大要素,如果让七年级的实习医师(intern)离开医疗团队,是否意味着将来这些学生成为医师之后,在疾病来袭时,可以逃离岗位,弃病患不顾?

并不是每个院长都扛得住压力。根据当时教育部医学教育委员会执行祕书赖其万教授回忆,教育部召集各院校举行协调会,就有一家医学院院长表示,他无法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指着他破口大骂的家长,「现在不让我还活着的小孩回家,难道要我等到他在医院感染过世后,才让我带骨灰罈回家?」

几经讨论,教育部将决定权交回各医学院。所幸,当年决定继续实习的学校,所有学生在妥善的防护与督导中平安完成实习。某所暂停实习的医学院,也有位女同学坚守岗位,继续进医院。当校方要求出具家长同意书,她义正词严回道,「我已经是成年人,这种事怎么还需要我的父母替我决定?」

「我赞成那位女同学。如果是我孙女,我会为她蒐集更多口罩。」

过去几个月,我常想起美秀阿姨。台湾的防疫,其实是全民的善念累积的成果。如今,第一波疫情已过,与其忙着为防疫人员戴「抗疫英雄」的高帽,还不如确实整备防疫体系、持续提供人员训练与充实防护装备。诚如台大蔡甫昌教授所言,「当医疗体系与社会无法提供个别医疗机构对抗大型疫病爆发时所需的资源与支持,要求个别医疗人员以英雄姿态来牺牲奉献是对他们不公平,违反正义原则。」

希望第二波疫情来袭时,美秀阿姨不用再为外孙女的口罩烦心,新一代的医疗人员,能从从容容加入团队并肩作战。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7月26日22:30:2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