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亮恭/开刀房外的悲喜 看见人文关怀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26日22:31:10 评论 107 1047字阅读3分29秒

「王某某的家属在吗?」开刀房外等候区,男护理师以稳重嘹亮的声音询问等候区,问了两次后,一位中年女性起身上前,答道「我是他太太」。护理师说:「手术顺利完成,还需要一些时间观察,妳可以先去喝个水、吃个饭,大概一个小时后再回来,我再带妳去看他」。

手术室外 护理师安抚家属

只见王太太似乎惊魂未定地无法听清,护理师再度细心解释道:「王先生从外院转来,手术现在顺利完成,已经一整天了,妳一定没吃没喝,照顾别人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妳去吃饭、喝个水、洗把脸,等一下就可以好好地看他」,护理师的声音愈来愈小,我已听不清楚内容,但看到王太太微微地颤抖拭泪,护理师很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安抚了她的情绪也照顾了她的心灵。

这是发生在台北荣总开刀房外的真实景象,同时间也坐在等候区的我,看着一位个子不高,单独等候家人手术而无措的妇人,一位温暖的护理师,没有任何评鉴委员、没有任何官员在场,也不是祕密客抽访,就是真真实实在医疗现场发生的互动。

有人关心 妇人释放压力流泪

我忍不住一直看着护理师与病患家属,心想什么样的护理训练可以让素昧平生的两人瞬间产生信赖、情感交流,还有发自真诚的关心与体谅?看着这一幕,再想想準备医院评鉴时需要记忆的医院宗旨、愿景,还有一堆评估教育、训练、医疗服务、医院管理而準备的表格,我有点茫然。

这位微微颤抖的妇人,终于有人关心而释放压力流下眼泪,而对象是一位素不相识的护理师,我不禁心想:「这家医院还需要评鉴的肯定吗?」

现代医院起源于中世纪的欧洲,以收容穷苦及旅人的慈善机构,十八世纪后从单纯的慈善转为救急与治病的场所。无论现代医学如何转变,医疗与医院就是包含救急、救苦与治病的本质,而且以助人及慈善为出发点。

时至今日,医院已发展为具备医疗、人才培育、科学研究缺一不可的场域,目的都是为了提供民众最佳的医疗照护,虽然角色变複杂,但医疗核心的利他主义丝毫未变。

多元角色 医师一人身兼三职

多元角色的现代医院下,台湾医师一人身兼三职,要当医师、教师、研究员,而三份工作只有一份薪资,还有超载的工时。

健保费用是用以支付医疗服务,教育与研究的成本应该由大学、研究单位支出,但台湾经费拮倨的单位不只健保署,医学教育与医学研究各项经费都不足,为了追求更优质的医疗,每位医师持续超时地做着三份工作,我想其他医事专业人员也是如此。

医疗体系资源 需全方位思维

台湾医疗不仅品质好,医事人员教育与训练水準高,更是充满人文关怀,一旦消失,可能再也无法重建,维持医疗体系所需资源远高于健保经费,不应仅以健保作为唯一答案,需要全方位的思维。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7月26日22:31:1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