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父母的痛 「换个空间继续孤独」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7月30日23:02:57 评论 112 1280字阅读4分16秒

流浪父母的痛 「换个空间继续孤独」
父母年迈需要照顾,不少子女会选择轮流接父母一起住,却导致「流浪父母」现象,形成恶性循环。图为示意图,非新闻当事人。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长辈被当人球 孩子反目成仇

多子多孙不见得多福气,当父母年迈需要照顾,不少子女会选择轮流接父母一起住,近几年却频频出现「流浪父母」现象。有些长辈被子女当人球踢来踢去,不仅心里难受,孩子手足间也生嫌隙,形成恶性循环。

新竹一对老夫妻原与长子同住,后来老妇人中风,长媳照顾久了心生不满,要求召开家族会议讨论责任分摊,决定三个儿子每月轮流照顾父母。

三个儿子分住新竹、板桥、台北,老夫妻开始每个月搭车到三处轮流住。除要适应双北市的车水马龙,两老只会讲客家话,外出难与人沟通,渐渐不再外出。后来老妇过世,老翁也失智,不仅不记得老伴走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送到不熟悉的地方。

失智翁:好像坐牢 不停换监狱

「我好像在坐牢,不停地换监狱。」老翁失智期间,曾向居家照顾服务员这么说。即便子女知道老翁因轮住状况变糟,却没人愿意打破平衡,最后老翁中风被送去养护中心,直到过世。

台南的张姓阿嬷有二子一女,两个儿子都做生意,长女已嫁到嘉义。阿嬷行动不便,一开始住长子家,但长子生意忙,家人照顾也有「不公平」怨言;长女见状接妈妈到嘉义照顾,但母亲不小心跌倒骨折,长子气姊姊粗心,又把妈妈接回台南。

长子与弟弟协议,妈妈要在双方家轮流各住一个月,开销也均摊,却成兄弟交恶的开始;只要晚一两天接回妈妈,另一方就有怨言,开销分摊也屡有争端,才几个月,兄弟几已形同陌路。最后兄弟俩合租一户小公寓,让妈妈和外籍看护相依为命,并要求姊姊分担支出;三年后张阿嬷过世,才结束这段不堪。

「没女婿在养岳母」刺伤阿嬷

台中八十岁曾阿嬷的老伴前年先走一步,她因糖尿病、行动不便要人照料饮食起居,只好轮流在两个儿子和女儿家「流浪」。有天阿嬷为了食物口味和女婿起小争执,女婿不满地说「没有女婿在养岳母的啦」,这句话重重地伤了阿嬷的心,要女儿立刻把她送回老家,女儿、女婿因此大吵一架,双方从此冷战。

「长辈一旦需要被照顾,就可能是流浪的开始。」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新北服务处长陈奂宇表示,许多长者开始轮住,都发生在需要被照顾之后,「一样都是子女,为什么只有我们在照顾?」的怨言,往往就是父母轮流住的恶性循环起点。

子女家不是我家 总有作客感

民间团体观察,长辈若到不同县市轮住,通常只有往下一家移动时才会再出门。陈奂宇说,长者轮住子女家时,不仅子女须空出房间给父母住,长者也要适应不同的家具摆设、子女生活作息,一切都充斥着陌生感,甚至出现「这是别人家,这不是我家」的作客心态。

「我好笨,连开门都不会。」陈奂宇发现,尤其从乡下到都市轮住的长者更明显,一名老翁满脸无奈,不习惯都市的快步调,且许多大楼都有门禁管制,他不会用感应磁扣、不知道怎么按电梯、开门,让他自认跟不上时代,渐渐就不爱出门,长时间待在家里,退化更快。

另一种状况是子女会事先买好菜,免去父母往返採买的辛劳,却间接减少长辈外出机会,加上没邻居可以串门子,老是宅在家,而子女白天上班、孙子上课,白天根本没人在家,「他们只是换一个空间,继续孤独。」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7月30日23:02:57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