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吃的蔬菜种子从哪里来?很多人不知道「全部都是进口」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8月5日14:29:59 评论 102 1944字阅读6分28秒

每天吃的蔬菜种子从哪里来?很多人不知道「全部都是进口」
图片提供/食力

你应该要知道的食事

「吃当季,食在地」与粮食自给率的提升息息相关,因为有市场才能促进本土农产品扩大生产,并且从消费端影响到供应端,减少对进口农产品的依赖。

「你认为谁最应该关心粮食安全?应该是消费者,不是农民!」屏东农家出身的行政院农业委员会(以下简称农委会)主委陈吉仲严肃地说到,农民有能力自给自足,但一般民众不是这样。

每天吃的蔬菜种子从哪里来?很多人不知道「全部都是进口」
农委会办公大楼中挂着「农为国本」4个大字,表明粮食安全也是国安问题。农委会主委陈吉仲强调,消费者最应该关心粮食安全,而不是农民。 图片提供/食力

2018年台湾以热量计算的「综合粮食自给率」为34.6%,虽然创下15年新高,但也代表台湾仍有约6成5的粮食依赖进口。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爆发期间,2~5月间世界多国对农产品採取出口限制,包括提高出口关税、限制出口,让台湾粮食到底够不够吃、是否可能爆发粮食危机成为热门议题。

如今台湾进入后疫情时代,各国也陆续恢复出口,但提高粮食自给率至40%,仍然是陈吉仲心心念念的事。虽然陈吉仲曾放眼2020年达成目标,不过他认为,如今看来还是充满难度。为什么?原因可能出在消费者身上。

提升自给率的第一步:消费者得先知道食物从何而来

「我先问问消费者几个问题,你每天吃的蔬菜,你知道它的种子从哪里来吗?」陈吉仲紧接着回答到,「全部都是进口!」但很多人不知道。

2020年2、3月时,陈吉仲一度担心台湾出现粮食短缺危机,开始着手盘点国内粮食安全程度。4月份,农委会对外表示台湾稻米供应最充足,光是公粮库存就有90万吨,远远超过法定3个月安全库存量30万吨,一期稻作还可收获120万吨,二期稻作也可收穫80万吨。此外,水产品、鸡蛋、蔬果、猪肉与鸡肉经盘点,也都可以在进口受限的情况下供应至年底。

其中,盘点资材穀物后发现,台湾年需求量约40万公斤的蔬菜包括胡萝蔔、莴苣、初秋甘蓝、洋葱、甜玉米、番茄、芽菜类在内,种子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这一结果,甚至连陈吉仲自己都吓一大跳,「我本来就知道蔬菜种子有进口,但盘点后才发现量这么大。」

粮食自给率之所以难以提升,陈吉仲归纳原因就是「进口需求居高不下」,他认为唯有消费者知道了自己吃的食物从何而来,转而购买本土的产品,才能够从消费端影响到供应端,减少对进口的依赖,生产端农民也能因此受到支持,继续耕作。

「吃当季,食在地」多消费本土农产品成就多赢

2020年7月8日,农委会召开「国产杂粮整合行销启动」记者会,媒合产销成立杂粮国家队。记者会上,陈吉仲呼吁民众多消费、食用国产杂粮产製品,才能促进台湾本土杂粮扩大消费,进而倍增产量。

鼓励民众多消费国产农产品,其实也是农委会长年来推动食农教育的重点。2018年,农委会将与「食物」同音的每月15日订为「食物日」,并举出「三要一不要」口诀,第一个「要」就是「在地食材当季吃」;农委会办公大楼一楼的橱窗也摆设了「吃当季,食在地」专区,定期更换当季新鲜农产品。第二要是「揪人共食快乐吃」、第三要是「原型食物真好吃」、第四则是「不要浪费食物适量吃」。

其中,「吃当季,食在地」与粮食自给率的提升尤其息息相关,因为有市场才能促进本土农产品扩大生产。此外,陈吉仲也表示,即使完全撇除严肃的粮食安全议题,本土农产品在新鲜度、品质上不逊于国外,碳足迹也更少、更环保。对消费者而言,多花点时间了解自己手上的食品是本土或进口,能达成多赢的局面。

每天吃的蔬菜种子从哪里来?很多人不知道「全部都是进口」
「吃当季,食在地」是农委会推食农教育的重点策略之一。 图片提供/食力

消费者以价格为购买唯一考量,是本土农产品最大的困境

不过,陈吉仲指出,台湾农产品的成本普遍较高,即使是台湾产量最大的稻米,其价格也是进口价近2倍差。「当消费者始终以『市场价格』作为购买考量时,进口比较便宜,需求就很难降下来。」

陈吉仲表示,台湾人的饮食习惯已经从吃饭转为吃麵,每人每年平均吃米45公斤,而麵粉近50公斤,但麵粉的原料「小麦」也同样非常依赖进口。2016年,农委会开始推动「大粮仓计画」,鼓励农民转作包括黄豆、小麦、玉米在内的「黄小玉」,但阻碍重重、成效不彰,最大主因就是台湾小农种植黄豆、小麦成本太高,与便宜进口货难以竞争,缺乏行销通路。

台湾的食农教育做得还不够

「我先检讨我自己。」陈吉仲说,在教导消费者更加认识食物来源、懂得吃当季,食在地等食农教育方面,农委会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他表示,「农委会本身的组织架构、预算,一直以来很大部分都放在生产。如果问我说,食农教育放在哪里,只有辅导处里面的一个科,预算又很少、没办法将农业生产端的重要性到粮食安全等所有议题,让全民都能了解。」

对此,陈吉仲表示期待未来如果通过食农教育法,对内可以产生责任与压力,对外则可以找更多团体并投入更多资源。但他强调,食农教育法不是为了农夫,则是为了消费者与这个国家。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8月5日14:29:5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