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愈多,才发现需要的很少!「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佳家网
佳家网
佳家网
260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8月26日12:50:12 评论 24 2215字阅读7分23秒

大约从十二三岁开始,我就染上了买书癖,尤其是入社会工作之后,有了经济自主能力,每週若是不去诚品书店拎几本书回来,日子好像很难过似的。

通常,我买的书内容都比较理性,平和,这么多年来只有一本书,光看书名就很让我感到很惊悚,那是在公元两千年出版的《家屋,自我的一面镜子》。这本书名会吓我一跳的原因是:我想到我的居所……天哪!如果它是我的一面镜子,那……我的问题可就大了!

我要怎样来描述我的家屋呢?最简单且直接的说法是:「它几乎从来没有整齐过」、「在我的家里,什么都有,但是需要用到的时候,我散尽家财买来的东西却一个都找不到」。

拥有愈多,才发现需要的很少!「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图/pexels

我常常这样自嘲:「我的家里充满了昂贵的垃圾。」说它们是垃圾,不是它们本身没有价值,而是缺乏秩序的储藏方式,造成永无止境的「找不到」,拥有或不拥有变得无差别,而我因为懒得找,就立马会去再买一个同样的东西。

若干时日之后,就会发现自己有七把剪刀,好几本同样的书,不适用的包包,或是一个几乎不开伙煮饭的人,竟然有十包以上的白米……

在《家屋,自我的一面镜子》书中反覆提到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从小到大被环境或周遭的人灌输的一些概念,会成为我们性格的一部分,成为一种信念。当我们成年后,有能力拥有一个自己可以随意布置的居所时,这些信念就会以具象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的家屋里面。下面我可以举几个自己的例子,跟大家分享。

就说买书吧,我为何要无止境的买满坑满谷的书呢?因为我有「知识焦虑症」。

我小时候住在屏东,那里升学率跟都会区有落差,很多望子(女)成龙成凤的父母,大约在孩子小学毕业之后,就会送他们到大都市去唸中学了,野心大一点的直接到台北,距离最近的也会去高雄吧,我家当时没有那么多钱供应我去外地唸中学,必须留在屏东,但父母仍希望我可以考上公立大学。

因此,我最常听到的是:「你要格外的努力读书,才有本钱跟人家拼啊。」彷彿书本关係到我整个的前途命运,拥有它,吞下它们,就多了一层保障。

唸完研究所,入社会后,我从事了媒体工作,每个礼拜都要产出新的节目,「吸取新知」再度成为我吃饭的本事,深怕自己漏掉了那些重要的资讯,做出来的报导不够专业,不够新颖,会被这竞争激烈的产业淘汰。拥有知识的象徵物—书籍,像是成为一种瘾头,不按时吸两口,生活将难以为继。

我那整屋子的书诉说着,我靠知识取得安全感。即便我只是买来摆着,有至少一半的书从来没打开看过。

书籍本身并不会造成家屋内的混乱,乱的原因是:「不愿受规範,不愿时时物归原处。」觉得,「人活在世界上,别人立的规矩已经够多了,何必在自己家里还要守那么多规矩?为什么我在自己家里还不能随心所欲?!」

拥有愈多,才发现需要的很少!「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书籍本身并不会造成家屋内的混乱,乱的原因是:「不愿受规範,不愿时时物归原处。」 图/pixabay

所以,我的书除了会出现在书柜里,还会出现在每个桌上、地板上、洗手间的置物架、菜篮里、某些鞋子上、狗屋的屋顶上……

除了书籍,还有一些跟媒体工作者专业有关的物品,像是CD、DVD、各类文具,纸张,颜料等。大致也是比照书籍的处理方式办理,大量地拥有,毫无章法的放置。

最近几年,我开始用电脑绘图,曾经所费不赀买的各类颜料,至今不知如何处置,也因为怀念那段习画时间的自己,所以,这些颜料既捨不得送人,更不捨得丢弃,就这样……囤积着。

在刚才这段描述中,我至少可以归纳出几个重点,我看见家屋,怎样成为我的镜子。

第一个是:自我概念,价值观,排列出那件事情是最重要的

以我来说,要出类拔萃,要有竞争力是最重要的;方法是读书,或是拥有书,把知识消化后做成节目。这些信念,是我20到50岁的主要目标。

第二个是:隐藏于心中的叛逆

我在外头是个不惹是生非的人,因为我不想承担惹是生非的后果,但在家里,嘿嘿,那真是「老娘爱怎样就怎样!」这种隐藏的叛逆甚至让我排拒婚姻,因为不想在自己家里还要配合任何人。

第三个是:前面两个加起来,既想要有能力又要自由,但得到的,却是极度的不自由

「什么都有却什么都找不到」的混乱,常让我陷于自我厌恶中,当我气急败坏的寻找某颗药丸、某份文件,或某双不成对的袜子时,我会听到我对自己恶狠狠地说:「我真的受够你了!」

拥有愈多,才发现需要的很少!「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看见家屋,怎样成为我的镜子。 图/pixabay

家屋,是自我的一面镜子,如果有人刚好在我整理好的时后来看我,看到我的书,我的画,我的音乐和乐器,他可能会觉得这屋子的主人是个知识丰富,有艺术气息的风雅之士。

那……可能是我的一小部份,如果看到的是几乎没有读完的书,已经放乾了的颜料.,某些已经摆到发霉的CD,那这个家屋反映出来的就是个充满昂贵废物的心灵了。这样的心灵着实令我想逃离,就像我有时必须逃离我的居所,出去透透气。

最近,我那绵延半世纪的的「书籍文具成瘾症」得到了一个非我所愿的解药。

我年纪大了,视力大不如前,看书的速度是以往的十分之一吧,改用电脑绘图,视力也难承受长时间使用3c产品。

渐渐地,我买书买画具文具的兴致降低很多,我也觉得很多大部头的书,在我有生之年不会再看,更重要的理由是,我已经退休,不再需要事事出类拔萃,我已经「够好了」。

很多过去霸着刷成就感的东西,不再难捨,我期望我未来的家屋,清清爽爽。多些空间给生活,给人,而不是给「物品」。

我希望有朝一日。当我结束尘世之旅,来替我整理后事的人会莞尔一笑说:「这位老人家真的很贴心,屋子里一点废物都没有,一点困扰都不留给别人。」那我就成了一个真正友善的人了。

本文摘自《爱长照》

|更多精选

继续阅读
佳家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8月26日12:50:12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